溫州真愛婚禮服務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溫州婚慶

聯系方式

聯系人:鄭先生
電話:0577-636699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從威廉王子結婚看婚紗禮服行業亂象

編輯:溫州真愛婚禮服務有限公司  時間:2012/04/13  字號:
摘要:從威廉王子結婚看婚紗禮服行業亂象
2011年4月29日,英國王室在首都倫敦為威廉王子與“灰姑娘”凱特舉行隆重婚禮。期間兩人的禮服、婚紗、配飾等相關元素成為全世界紡織服裝行業矚目的焦點。當凱特穿著由AlexanderMcQueen的當家設計師SarahBurton設計的蕾絲簡約長裙下車,緩緩步入威斯敏斯特教堂的一瞬間,全世界的準新娘無不為這款優雅,簡約,純潔的婚紗所傾倒。 

 

然而,在這潔白婚紗的背后卻又意外誕生了一個人世人啼笑皆非的“中國速度”。威廉王子大婚僅僅過去的第30個小時,第一件“克隆版”的凱特王妃婚紗便在蘇州虎丘婚紗市場新鮮出爐了。這件“克隆版”的王妃婚紗,有長達3.8米長的優雅裙擺,整體的蕾絲花邊更是將整件婚紗勾勒出高貴而脫俗的氣質。不管是從婚紗款式的制作,還是布料顏色的選取上看,甚至就算是裙擺上的一些小飾品,仿真度都達到了90%以上。 

言人人殊:高仿婚紗市場走俏

 

實際上,在我國婚紗行業內“克隆婚紗”早已經不是什么新鮮事兒。一直以來,作坊、小廠克隆品牌婚紗,品牌婚紗克隆外國婚紗已經形成了某種意義上的慣例和默契。可能是覺得“克隆”兩字略帶貶義,在我國婚紗行業內部大家都習慣的將它們稱呼為“高仿版”。不過,無論是“克隆”還是“高仿”其內涵都是指根據原裝貨物仿制出來的假貨,只不過因為做的比一般的假貨要真,不仔細看分不出是真是假。

 

由于,此次威廉王子與凱特婚禮太過吸引眼球,加上婚紗本來也是婚禮的重要看點之一。同時,這次虎丘“高仿版”凱特婚紗出爐的速度幾乎達到了讓人膛目結舌的程度。所以,“高仿版”婚紗再一次引起了廣大消費者的關注。讓原本已經是渾水一潭的我國婚紗行業再次掀起了些許波瀾。

 

2011年4月29日,北京時間下午4點30分蘇州虎丘某婚紗工作室的幾名年輕人端坐在電視機前靜靜等候著大洋彼岸威廉王子與凱特婚禮的開始。5點51分,新娘離開酒店出發前往教堂。6點整婚禮正式開始,凱特在父親的陪同下走下汽車,緩緩步入威斯敏斯特教堂。

 

從凱特走下馬車的那一瞬間開始,屏幕前幾個年輕人的目光變落在了她穿著的婚紗上。實際上,到凱特進入教堂夫妻雙方交換戒指完畢,整個電視轉播的時間也只有短短20分鐘。不過,也就是在這短暫的時間里,“蓄謀已久”的這幾個年輕的婚紗制作人就已經把這件婚紗的整體輪廓和細節完完全全的印在了腦中。他們的目標簡單而明確,用最短的時間制作出一件盡可能完美的“高仿版”凱特婚紗。這樣做既可以率先進入市場,把握市場先機,還能提高自己工作室的知名度,可謂一舉兩得,一箭雙雕。

 

為了盡量節省制作的時間,這個婚紗工作室摒棄了原本應該在紙板上進行勾樣的方法。而是選擇直接在選擇好的面料上進行勾樣、畫圖。同時,他們派出一個人專門負責原材料的采購工作。另外幾人則反復觀看婚禮現場的視頻,一步一步的選擇、確定婚紗相應的布料和需要的配件,希望盡量在婚紗細節的把握上做到盡善盡美。

 

隨后,經過馬不停蹄的設計、裁剪、縫紉、車工等等一系列工序。終于在花費大約30個小時之后,國內第一件“王妃婚紗”新鮮出爐。據當事人介紹,這件“高仿版”婚紗僅僅面料以及配飾的原材料成本價格已經接近萬元。但提及具體市場售價,制作方面表示已經有人預定,價格不方便透露。

 

不可否認,在文化多元化泛濫的今天,山寨文化已經不知不覺融入了我們的生活。從山寨手機到山寨電腦,從山寨礦泉水到山寨方便面,既讓人眼花繚亂又讓人無可奈何。但是,從法律的意義上來看這類山寨婚紗是否有不妥之處呢?會不會產生法律上的問題呢?

 

據相關法律方面學者介紹說,臨摹他人的設計是否侵權有兩個方面的限制,首先要看臨摹制造的這件東西是否申請過了知識產權的保護,其次要看他申請的知識產權保護是在哪個國家區域范圍內的。也就是說,如果凱特王妃的這件婚紗只是在英國國內申請了知識產權保護,那么在中國進行臨摹,這一行為不會造成侵權。

 

顯然,這樣跨國模仿婚紗,不會引起法律上的問題。那么,廣大消費者對這類“高仿版”婚紗的態度又會是什么樣子的呢?市場能否接受這樣的婚紗產品呢?

 

伍敏是成都一家婚紗店的經營者。王子大婚后一周,她的婚紗商店里便掛出了幾件面料、配飾不同,但款式基本上差不多的凱特婚紗。價格一般在千元左右,最貴的一件超過5000塊。同時,在她店門口還掛著醒目的宣傳牌寫著“王妃婚紗,進口緞料,獨版蕾絲,超長拖尾,華麗頭紗,現火熱定制中。”

 

她的王妃婚紗剛剛上架的時候,最先前來購買的就是一對在電視里觀看了王子大婚場面的新人。由于新娘感覺凱特穿著婚紗的樣子無比端正高雅,希望結婚時能穿上和凱特王妃一樣的美麗婚紗。所以就四處尋覓,最后來到了伍敏的婚紗店花了5000余元購買了一件“高仿版”的凱特婚紗。隨后,陸續又有一下婚紗影樓為了迎合顧客的需求前來購買了一些千元左右的婚紗。

 

一位消費者就表示,花幾千塊錢買一件山寨版的王妃婚紗自己喜歡,并且已經還能經常看看、穿穿婚紗,回憶一下結婚時的情景,別有一番情趣。不難發現,“高仿版”王妃婚紗將在一段時間內成為伍敏婚紗店的熱銷產品之一。但是,同樣也有一部分消費者明確表示不會選擇王妃婚紗。原因是自己有自己的個性,特別是婚紗完全沒有必要去跟別人學習。

 

雖然擁有屬于自己的婚紗是每個女孩的夢想,但是首先適合自己才行,凱特王妃的婚紗固然很漂亮,但是不一定穿在誰身上都合適。實際上,凱特王妃的婚紗是根據她個人的特質量身定做的,并不適合東方人的身材,這種款式需要新娘的身材高挑,小腹上沒有贅肉,同時胸部的曲線要很好。據觀察,記者身邊絕大多數年輕女性尚不具備如此條件。

 

實際上,無論選擇不選擇王妃婚紗都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選擇適合自己款型的婚紗才是最重要的。通過凱特婚紗事件,我們也不難發現“高仿版”婚紗在國內的婚紗市場確實擁有一定的市場需求,并且占領了相當的市場份額。我國消費者“崇洋媚外”的心理向來根深蒂固,從過去的哈韓、哈日到現在哈王妃,非理性消費在消費者人群仍然占據了很大的比例,這種情況值得我們注意。

鬼魅魍魎:網上銷售暗藏玄機 

 

通過網絡購買婚紗,目前已經成為城市白領階層中比較流行的一種消費模式。記者的一位同學長相普通,基本上屬于放在人堆里就找不著的那種類型。但是在參加她的婚禮時,卻意外發現新娘在粉紅色婚紗的襯托之下顯得光彩奪目,各位漂亮。經詢問得知,由于工作繁忙,她結婚的全套“裝備”都是通過網絡購買的。

 

這其中包括,婚紗、皇冠、項鏈、耳環、兩股裙撐、40厘米長蕾絲手套、1米5左右的電腦繡花邊頭紗、新娘鞋等。更讓人吃驚的是這些產品的價格。據了解,個人認為堪稱經典的粉紅色婚紗只用了268元、紅色禮服88元、配飾45元,裙撐、手套等用了25元,另外加上鞋子的36元,總共才花去462元。

 

雖然,目前國內網絡上銷售的婚紗大部分都是屬于山寨版的。但是價廉物美卻成為了打動網購婚紗消費者的主要原因,另外網購婚紗的款式多、干凈衛生、永久擁有等也是因素之一。以目前國內二線城市的普遍情況來看,結婚拍婚紗照時,影樓大多都是免費提供婚紗的。但那些婚紗基本上是別人穿舊了的,而且有的還因為時間長了已經褪色。款式新穎、干凈漂亮一點的婚紗則要收取租金,一天300塊左右,另外配飾也要幾十到一兩百元一天的租用費。相對來說,購買一件網絡上銷售的,山寨版的婚紗還是有很大誘惑力的。

 

然而,網購婚紗的風險卻是相當大的。并且這也成為了現在婚紗行業內被投訴最多,但消費者維權也最困難的行為。

 

2011年初,重慶的周小姐花288元一家店鋪里購買了一件白色抹胸款式的婚紗。婚禮以及回門時,她先后穿著了三次。伴隨著婚禮的結束,這件婚紗也就失去了實際用途。一天,她在網上閑逛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收購閑置婚紗的消息。經過聯系后,她得知對方是一家專門做二手婚紗生意的網店。隨后,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她以50元的價格把自己穿過的婚紗賣給了對方。

 

在周小姐看來,這似乎是一件合情合理的事情。但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她穿過的這件婚紗到了對方手里之后,經過一些簡單的處理后,便堂而皇之的重新上架作為新產品開始了售賣。其實,婚紗由于穿著的次數較少,再經過不良商家的精心處理,一般的消費者很難發現這其中的門道。一般來說,網上銷售的婚紗價格在百元左右的,無一例外都是以舊充新的二手婚紗。實際上,在目前原材料價格上漲,人工工資上漲等等因素下,再加上合理的利潤,百元甚至以下的婚紗連成本尚且不夠。

 

2011年4月,市民王小姐也在淘寶網上購買了一件售價138塊的婚紗。由于婚紗的價格超乎想象的低廉,購買的時候她就心存懸疑。在拿到衣服之后,她就更感覺不對勁了。這件衣服上不但非常多皺折,并且腰部的拉鏈扣竟然斷掉了。并且從痕跡上來看,很明顯是在使用過程中用了過猛折斷的。于是,王小姐立即聯系賣家要求退換。

 

賣家到也灑脫,讓王小姐把婚紗快遞過去調換。隨即,她花了30塊錢的快遞費將婚紗寄了過去。大約兩周之后,王小姐收到了調換后的婚紗。然而,這件婚紗同樣存在問題,在裙擺上有很大一滴貌似紅酒留下的印跡。想要再次調換,從快遞費用上來說就劃不來了。于是,她只好自認倒霉另外到本地的婚紗商店購買了一件婚紗。

 

實際上,網購婚紗由于消費者只能看到產品的照片而非實物,考慮到照片的分辨率以及色度等因素的影響,所以相對來說還是需要謹慎行事。另外,由于網購婚紗不能試穿,量尺寸顯就得相當重要,一般要根據身高、三圍、鞋高來量尺寸,根據不同款式還需要量肩寬、上胸圍、下胸圍、頸長和寬、背長、衣長等等。再者,網購婚紗在售后服務等方面也比在實體店購買欠缺不少。

 

不過,從大環境來說據有關部門統計顯示,全國每年有520萬對新人步入結婚的殿堂。即便是其中10%的新人選擇網購婚紗,也仍然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但是如何更好的對網上銷售的婚紗進行監管,仍然值得相關智能部門進一步研究。 

集思廣益:婚紗行業路在何方

 

縱觀我國婚紗行業的消費情況,目前情況大致還是以婚紗租賃為主,個人購買婚紗為輔的格局。不過,可喜的是個人購買婚紗的消費者群體正在日益壯大。這種狀況,必然會在不遠的將來成為拉動我國婚紗行業進一步發展的主要力量。

 

實際上,國內市場所特有的款式仿制抄襲現象是我國婚紗行業目前公認的,最讓行業內人士為之頭疼的問題。杜華春是重慶一家婚紗作坊的老板,手下雇傭有10來名工人。在他作坊的附近,還有數十家類似規模的婚紗加工作坊。他們大多來自于同一個地區,雖然各自為戰但需要的時候又可以靈活的組織起來共同完成大的加工訂單。

 

但是,這些婚紗小作坊雖然數量驚人,不過缺乏設計上的人才,仿制成了他們謀生的手段,以致于長期以來這里生產的婚紗很少有亮點,更談不上一系列個性鮮明、具有特色的產品。然而,由于目前婚紗的目標市場仍然定位于影樓和婚紗租賃店,所以婚紗產品的內銷市場仍以中低檔為主。影樓用婚紗、禮服講究的是戲劇拍攝效果,而婚紗租賃店選用的禮服則是講究款式多于做工和技藝。所以,杜華春這類婚紗小作坊仍然是生意火爆,常常需要工人加班趕制訂單。 

 

與此同時,國內婚紗行業的品牌大企業目前不但談不上屈指可數,更是根本沒有。實際上也有一些具備一定規模的婚紗生產企業一直在走創建婚紗品牌的道理。但是,由于國內婚紗市場個人購買的消費群體尚屬少數。所以,高質量、高價位的品牌婚紗市場銷量一直不是很理想。銷量上不去反過來又影響了婚紗企業對產品創新、研發方面的投入。從而造成了婚紗企業裹足不前,將封存多年的款式不斷地翻新,在發展的路上阻滯不前。 

 

毋庸置疑,我國婚紗行業品牌的建設,在當前婚紗市場仍極為不平衡的狀況下,更顯得迫在眉睫。不過,婚紗品牌的建設,需要從產品、質量、以及服務等方面全方位提升,方能贏得消費者喜愛,才能在整個行業上占據舉足輕重的位置。實際上,我國婚紗行業品牌的建設以及提升,帶動的都將是整個行業的提升。這不但對提高國內婚紗行業整體水平有好處,同時對擴大我國婚紗在國際市場的名氣、地位也有著十分明顯的推動作用。 

 

還值得注意的就是婚紗的質量問題,由于小型加工廠、個體加工坊在市場上尤為普遍,這就對婚紗行業切實有效的進行質量監督管理造成了巨大的困難。眾所周知,做一件婚紗,從設計、采料、打樣、制作、修改,每道工序都很重要,可能一個小細節不注意,就會毀掉一件產品,甚至讓消費者對婚紗企業的形象產生質疑。如果這種狀況長期發展下去,將扼殺婚紗行業的進一步發展。實際上不僅將擾亂婚紗行業秩序,甚至給全行業帶來滅頂之災也未可知。 

 

盡管現在我國婚紗行業的發展還不盡人意,但發展的前景卻是十分樂觀的。盡善盡美的行業是不存在的,但是如果我國婚紗行業各方能嚴格控制產品質量,不斷創新研發新款式、新技術那么我國婚紗行業擁有輝煌未來的趨勢是可以預見的。

上一條:山東田橋鎮婚禮流行“政策司儀” 下一條:海口借力旅游婚慶節平臺打造慢旅游
nba比分的赔率